赛事报道

ESPN报道:室内橄榄球在中国风头正好

11/21 10:32
523

Read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 

身着白色球衣的广州超能量与穿黑色球衣的北京雄狮比赛前的样子。这场10.29举行的比赛以雄狮55-32大胜超能量告终。

 

J.J. Raterink见得多了。

35岁的前怀俄明州大四分卫在室内橄榄球联盟摸爬滚打了十年,他在爱荷华巡演队破了科特-华纳保持的队史纪录,之后又在摇滚巨星Gene Simmons和Paul Stanley拥有的洛杉矶之吻队打球。此外,他的足迹还留在波西尓-什里夫波特战翼,芝加哥急袭,费尔班克斯灰熊,堪萨斯城指令,拉斯维加斯逃犯,阔德城蒸汽机车和斯波坎震撼等队。

但他的旅程尚未结束,这次,他来到了中国,备战CAFL首个赛季,他加入了广州超能量,和仅仅结识几周的异国朋友们一起打球。而语言不通确实给他造成了麻烦。

“我会在练习中说,‘Take the top off the defense(碾过防守)!’”Raterink讲到,“这句话的意思是让某个球员跑深远路线并甩开安全卫,这样我们就可以进行长传。但当我喊出这句话后,某个人一脸迷茫的转头看向我,并摘下了他自己的头盔——他按照字面意思‘摘下最顶上的防守装备’来理解了。”

对Raterink来说,CAFL是一片崭新的领域,他在阿拉斯加,路易斯安纳,内华达或任何地方的经验都不能完全适用于这里。

“我一边尝试寻找平衡,一边通过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来了解中国,这还挺好玩的。”兼任其他比赛的广播评论员的Raterink说,“我生涯十年来首次面临这样的挑战。”

室内橄榄球比更为大家熟知的室外橄榄球激烈的多。

场地只有常规的四分之一大小,每支队伍只能有8人(而不是11人)同时在场上。相对狭小的场地让比赛节奏大大加快,更多的传球和得分也随之出现,没有了弃踢,对跑卫的需求相对减少。


比赛中的J.J. Raterink


CAFL由费城灵魂队拥有者之一Martin Judge创立,他的目标是在尚未被广泛涉足的中国开辟橄榄球市场。有近半数球员来自中国,规则也要求场上必须至少有4位中国球员。赛季开始前仅仅两周的训练营里,本土球员除了需要克服语言沟通的障碍,还得尽快适应职业强度。

虽然异国球员和教练们可以用手势来发出指令,但中国球员还得适应一阵子。北京雄狮主教练Clint Dolezel说,为了帮助本土球员尽快适应,他在挑选美国球员时好好考虑了一番教育能力,成果喜人,本土球员的提升又好又快。热爱橄榄球的球员们(拿着1000-2000美刀的工资)在比赛中奋战。


Clint Dolezel是AFL历史上最好的四分卫之一,他生涯传球码数排第三,还手握单场传球479码的纪录。


“我们和中国球员的共同成长难以精确描述,”Dolezel说,“这些孩子们渴望冠军,我们也渴望为他们取得胜利。赢下比赛后他们难以抑制泪水的滑落,就算有些人一次开球都没打,这些经历也会让他们一生难忘。”

中国的粉丝们也很给面子。北京举行的开幕站吸引了超过11,000人观赛,大部分比赛都能吸引到5,000-7,000人来场。观众们会在开球和任意球时大声欢呼,也会像美国粉丝一样狂嘘裁判,也会津津有味的欣赏达阵及庆祝动作。NFL对庆祝动作规范日益严格的当下,CAFL属实是一股清流。

而这在第三周上海天行者61-48击败深圳眼镜蛇后初露端倪。

上海四分卫Shane Austin本场比赛传出9次达阵。5次和前夏威夷大学成员及AFL队友Mike Washington连线,剩余4次与Shane Kauleinamuku共同完成。除了比赛大胜,Washington和Kauleinamuku在社交媒体上也卷起一阵飓风。两人花样百出的庆祝动作吸睛无数。

“我想我们给其他队伍的创意性定了个高标准。”47次接球取得15达阵(1达阵之差落后于Kauleinamuku)的Washington说。“反正没有裁判会吹哨子,他们人都很好,而且粉丝也喜欢我们的舞姿。这让他们更加享受比赛。”

其他队伍自然也不甘示弱,中国球员也参与到创作大赛中来,Raterink说自己的队友邱迅达在首次达阵接球后好好创作了一番。

“他在端区里活力十足。”Raterink称,“他肯定很喜欢他见过的那些庆祝动作。”

时间表安排上,CAFL准备了为时六周的“超级系列赛”之旅,每周末在不同城市开展3场比赛。在北京结束时长两周的训练营后,10.1日,开幕战打响。接下来CAFL将依次去到大连,青岛,广州,深圳,并最后于上海举行总决赛。

为了加快中国球员的学习和美国球员对文化的了解,队伍在分房时安排本土球员和美国球员一屋。6只队伍也将下榻于同一酒店,共同旅行及进餐。催生了运动员间不分国籍不问队伍的兄弟情义。

“比赛日前和对手共进早餐真是相当独特的体验。”获得1436码传球和35次传球达阵的Austin说。

赛季结束以后,很多选手依然跨洋保持联系。Washington和他的外接手室友郑宇江时常就各种事情互发信息。大连龙王的几名队员也会在微信群组里互相调侃。

Dolezel每站都会给球员们放一天假,好让他们欣赏当地风光,了解风土人情。“你到一个新地方肯定要四处逛逛嘛,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一面。”

中美最大的文化差异之一,当属食物。前文提过的Washington就被北京街头各式各样的小吃惊得眼花缭乱。

“我看那哥们从笼里抓出一只鸭子,三下五除二收拾干净了,脱毛切片一气呵成,然后直接扔进油炸锅里,整个过程一气呵成!厉害炸了!”Washington兴奋地说。

就算你不喜欢吃鸭子,你也可以去买鹅肉,鲨鱼肉,牦牛肉,猴脑或者各种炸物:蝎子,海马,各种甲虫。现杀现做在美国算是相当罕见。虽然Washington平常的食谱以蔬菜为主,但他也乐意尝点儿中国特产。

他说:“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牛肚和牛眼,味道真是……呃……很有挑战性。”

大连队防守端锋闫斯光见证过美式足球在中国的重大进展。

这位6-1,209磅的成都人移居上海后打球已有六年。最初他只是想找个团队运动来打发空闲时间,于是上网搜索橄榄球,但中文的一词多义把他带去了英式橄榄球。试着打了一阵后,闫斯光感觉rugby无法吸引他。

之后闫斯光加入了由美国教练执导的装备橄榄球队伍,他学习了三点站位(3-point stance,f锋线准备动作)并开始司职防守端锋,不久之后,他就迷上了这项运动。

闫斯光说:“橄榄球让我激情四射,还教会我很多生活哲理。比如:你可以被打倒,但你必须得爬起来。决不放弃。坚持奋斗。这对我生活工作都大有裨益,也让我更加坚强。而我的球队就像一个大家庭,我们互相支撑。”

闫斯光是上海勇士(2015年中国美式橄榄球联盟冠军球队)的队长。他从队友那里听来了CAFL的存在,并抱着玩玩试试的心态参与了选拔。啊哈,他明显低估了自己的实力,他不仅被选入联盟,还成为了表现最优秀的中国球员之一。


闫斯光(前左)在对阵上海的一次比赛中列阵。


闫斯光还可以兼职全卫和特勤组位置。虽然龙王赛季一胜未得,但闫斯光对于实现梦想很满意。已步入33岁,白天在药店工作的他仍然愿意为美式橄榄球奉献自己,教练和广播都是他想要的机会。但如果可能的话,他还是想能像队友邓国荣那样,一直打到40岁。

闫斯光觉得美式橄榄球在中国前景一片光明:“这项事业会越做越大的,中国人欢迎新事物。橄榄球有着属于自己的魔力,一旦人们理解了规则,爱上这项运动就是分分钟的事儿了。”

2017年,CAFL打算增加四支队伍,并安排传统的主客场赛程表。文章中采访过的人也对CAFL的下一赛季保持乐观态度。

Washington:“中国棒极了,我享受在这里的每分每秒。”

Austin:“我感觉很棒,希望这项运动能在中国继续成长,毕竟有那么多狂热的粉丝。”

Dolezel:“我很乐意再来打一个赛季,这个抛砖引玉的赛季肯定会吸引更多优秀的选手。这里的天赋连冰山一角都尚未显露。”

Raterink:“只要我还健康,我就很愿意回来打球,这是我生命里最棒的两个月。”


更多消息:

CAFL官微:CAFL橄榄球联赛
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