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事报道

新奥尔良之声:CAFL场边医生迈克-费尔德曼

12/13 20:39
501

Read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

中国室内橄榄球联盟场边的迈克-费尔德曼(Michael Feldman)医生。

 

费尔德曼医生是土生土长的新英格兰人,自然他也是爱国者的铁杆粉丝。不过除此之外,费尔德曼心仪的球队还有:北京雄狮,上海天行者和广州超能量。

 

这些CAFL迷们早已耳熟能详的球队还并未真正打出自己的名气。不过没关系,CAFL的创立目标便是让14亿中国人,甚至世界其他各国的球迷成为这个联盟的狂热粉丝。

 

费尔德曼医生是奥克斯纳北岸地区有名的骨科医生。他同其他几位外科医生一起来到中国,在超级系列赛举办期间给球员们诊断伤情,骨折,韧带撕裂,腿筋拉伤等伤情他都能帮助处理。

 

作为AFL的孪生兄弟,CAFL囊括了世界各地的优秀球员,赛程也涵盖大半个中国。按照规则,六支队伍各有8名首发成员,且每次场上的阵容里必须有一半是中国球员。

 

想要推广运动,群众基础必不可少。几年前中国各个城市及大学里就已有了自发组织的业余橄榄球队,这其中的优秀运动员加上AFL的外援,就是CAFL球队的基本阵容了。

 

比赛于每周末举行,周六两场,周日一场。场边可以看到活力动感的拉拉队妹子【当然是中国人】,既能用普通话采访中国球员,也能用流利英语和外籍球员交谈的记者们。根据费尔德曼的说法,每场比赛都能吸引到一万左右的观众。

 

那么我就要问了:中国球员表现好吗?

 

“比你想的好多了。”费尔德曼说,“他们执行命令如机械版精确。如果你说:post路线,8歩以后转45度角,他们就能一分不差的复制你的指令!”

 

但中国球员也有知识不足的地方:“当防守球员采取zone阻挡时,进攻方很难读出对手的阻挡意图。他们花了一段时间来适应比赛的快节奏。而那些在美国AFL酣战过的球员们就不会被这种问题困扰。”

 

球员们的成长轨迹也是清晰可见的,费尔德曼说AFL的拥有者们对成效很满意,潜在赞助商想必也十分喜欢这些成果。最为重要的是:中国政府也被取悦了,政府将是CAFL发展的一个关键点。

 

费尔德曼认为中西文化差距甚大:“中国目前的国球是乒乓球,橄榄球与之相比要‘强硬’的多。不光是运动本身……观赛气氛也是如此,第一周时有激动的观众脱下T恤扔进场里,还有人扔橄榄球。但之后政府阻止了他们的运动……因为之后进场抢球的观众可能有危险。”

 

“人们都变得侵略性十足……不过有趣的是他们会把球交给警察来试图获取免死金牌,而警察真的会放他们走……”

 

费尔德曼的妻子乔伊和他一起来到中国。与CAFL大家庭一同旅行是十分惬意的事情。如果没有这个家庭里翻译者的协助,旅程将会变得困难许多。

 

“我们可以从这些人身上了解中国。”费尔德曼说,“有人曾跟我说中国食物难以下咽,事实上他们色香味俱全。在希尔顿酒店,我们既能享受中餐的异国风情,又可以吃到家乡味道的美式餐点。”

 

“市场里的生鲜就有点吓人了,活章鱼和乌龟动来动去,甚至还有蝉和蟑螂出售。这可真的有点恶心到我,但导游告诉我们,他妻子怀孕的时候会吃这些虫子来补充蛋白质。”

 

除了令人目瞪口呆的市场,费尔德曼还见识了中国医疗系统的运行方法,比赛第一周,某位球员手掌骨折,费尔德曼诊断其为贝内特骨折(第一掌骨基底部骨折或脱臼)。他和助理医疗师一道将球员送往最近的公立医院,之后他认为那和美国的某所慈善医院有些相似。

 

“对我来说就像是一次文化冲击,”费尔德曼表示,“到处都是人……大堂人头攒动,诊室多的令人眼花缭乱。手部科室,骨折复位科室,外伤科室……和我交谈的医生只会零星几句英语,我试图告诉他我觉得这是贝内特骨折。但他完全一头雾水,之后他们拍了X光,他一看片子就明白了:‘噢!贝内特骨折呀。’还好我们最终意见一致了,不过那里说英语的人还真是相当少。”

 

除此之外,费尔德曼在中国的沟通还遇上了别的麻烦。由于技术问题,他无法联系上奥克斯纳北岸,而由于不便明说的原因,谷歌,脸书等社交媒体网站也无法登陆,必须科学上网。

 

如果有机会,费尔德曼非常愿意继续为CAFL工作。


相关新闻